不放出門鞭炮,新娘不能走。男子說鞭炮已用完,不走算了,我回去

不放出門鞭炮,新娘不能走。男子說鞭炮已用完,不走算了,我回去

婚姻真的不是兩個人的事情,是兩個家庭的事情,而且還不是小事,只要是過來人,都會肯定這一點的。這主要是由於兩家人的三觀不會完全一致,經濟條件也不一定相當,最主要的是由於地域不同,風俗習慣也不相同,再加上有些家庭,會根據自己的喜好衍伸出很多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,讓結婚變得複雜起來。

婚姻不易,從戀愛到結婚要經過很長的過程,雙方從相識到相知再到談婚論嫁,是有很大的一個成分存在,就是緣分。這種緣分是婚姻必不可少的,是步入婚姻最主要的一個因素。

一對有緣的年輕人,一步步將戀愛的過程成熟化,最終就是嚮往著那一天,新娘穿上漂亮的婚紗,在親人們的目送下乘上婚車,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但這個過程也是考驗一個人心智的時刻,也是考驗兩個家庭對兒女婚姻持什麼樣的態度。兩家平時的你好我好真不能算數,在結婚這關鍵時刻,很容易由於彩禮、婚房、婚宴等問題產生隔閡和矛盾。

因兩個家庭意見不一致或是有矛盾,往往會影響到一對新人的感情。曾經的海誓山盟很容易在頃刻間崩塌。本來不算什麼事的一點小事也會引起誤會,讓雙方心存芥蒂。

因為兩個不同的家庭要將各自所有的想法都達到一致,可想而知,這個過程是很難的,但再難也要將這個過程進行到底,這樣才能走進婚姻里。無疑只要能走到這一天的就是雙方都做好了一切準備,而那些因隔閡而半途而廢的只能說還沒有做好準備。

讓我說,婚姻是緣,也是命。命中注定的那個人,就是有千難萬難也能排除。命里沒有的,稍有一點不如意就會分崩析裂。

但有一種情況的發生,我認為就是人為造成的,是故意在緊要關頭拿一把,說只有在這時候拿住,才能抬高娘家人和新娘的地位。這簡直就是一種愚昧,是一種無知的表現。往往這種愚昧會造成兩家人的矛盾,會讓兩方在場的親朋好友鬧得不可開交,更嚴重的是一些小事讓兩個新人當場下不來台,導致分手的比比皆是。

在兩人要步入婚姻殿堂之時,我希望無論是一對新人還是兩個家庭的所有親朋好友,都要秉持一種平和平等的心態,將所有事情的每個環節都商量的仔仔細細,盡量達成一致意見。或者是在關鍵時刻要互相讓一步,不要讓事情僵在那裡。如果都不讓步,很容易讓一點小事毀掉兩個年輕人的美好婚姻。

我還想說,結婚是大事,對方都要理智,不能賭氣行事,冷靜分析事情,不要盲目聽從旁人的讒言,不要等著事態不好收拾了再後悔,那時再痛苦也無濟於事了。

結婚那天,一向是暖男的小張非常生氣,而且很不理智地做了一件讓大家都非常尷尬的事,從新娘家生氣後甩手走了。讓新娘家人和接親一起去的人不知所措,頓時,新娘家亂作一團,親朋好友相互埋怨,相互指責。最終還是一起去接親的人將小張拉回來,新娘和新郎草草地告別了娘家人,新娘哭成了淚人,屋裡屋外哭聲一片。

這種場面,不了解情況的人都會埋怨小張太傲慢,不懂禮數。可當了解情況後,都會理解小張也是萬般無奈才這樣做的。

小張的家在河北農村,家中有兄弟三人,兩個哥哥都是高中畢業後在家務農,近些年兩個哥哥常年在外打工,農村老家只有年邁的父母和兩個嫂子四個小孩。小張是家裡唯一的一個大學生,也是全家人的驕傲。小張大學畢業後考公務員來到青海工作。

兩年前,經同事大姐介紹,認識了未婚妻小王。小王的老家是河南人,父親當過兵,轉業後被分配到國企工作,一直在企業當科長。小王家有二個姑娘,小王是家中的小女兒,家庭條件明顯要比小張家好好多。但就是小王的工作不是很理想,大專畢業後應聘了很多家公司,什麼工作也做不長。小王長相甜美,外形小巧玲瓏,說話嬌滴滴的,看著很容易讓人疼愛。

小張出生農村,為人處世非常本分,一看就是那種非常老實和踏實的小夥子。雖說現在在機關單位工作,但很少與人交往,下班後看看書,自己做做飯,社交圈子很小。與小王認識後,雖說對小王的工作不是很滿意,但分析利弊後,感覺兩個人處朋友還是很合適。很快兩人建立了戀愛關係。兩年下來,相處的還算平穩和融洽。小王的父母很滿意這個男孩,覺得小張本分、穩重,工作還好。就催著小張趕快買房子,準備結婚。

小張考慮了很久,在一小區看好了一套房子,向父母要了10萬元錢,再加上自己的積蓄交了首付款,其餘的辦理了公積金貸款。小張的心理壓力非常大,房子要裝修,還要辦婚禮,這些錢哪裡來?怎麼辦?小張的父母看著自己的小兒子要成家了,非常的高興,打電話說,有什麼困難就說出來,兩個哥哥會想辦法解決。

小王的父母督促小張讓他的父母來西寧,兩家父母應該見個面。小張實在是難為情,想了好幾天,給大哥打了個電話,想讓大哥帶父母來西寧。大哥在工地上請了假,回到老家帶著父母來到了西寧。老實本分的父母看到兒子要娶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姑娘,心裡也有些想法,但看著兩年輕人挺好的,也就把話咽了下去。父母和哥哥給小張說,你結婚我們就不來了,主要是費用挺大的,你們在這裡好好的結婚,如有可能,辦完喜酒後帶小王回趟老家,我們在老家給你們再辦幾桌席酒,請些親朋好友參加。父母在西寧呆了三天,又留下了5萬元錢,回老家了。

兩家家長見過面後,裝修房子,訂酒席、布置新房等一系列的事讓小張頭疼。小張總是緊著錢花,能節約的就節約,能不花的就不花。小王總是想把自己的愛巢布置的高大上,看著小張摳摳嗖嗖的心裡很彆扭,只好自己花錢,給這個新家添置了很多東西。小王總說,我夠好的啦,沒向你們家要一分錢彩禮,你要對我好一些喲。這時的小張也很感激小王,覺得自己找到了真愛,自己是幸運的人,也是幸福的人。

小張想著前期事情進展很順利,可誰知就接親時出現了插曲,給自己的婚姻埋下了不和諧的音符。

小張來到西寧工作,本來就沒有同學親戚。遇到結婚這樣大的事情就有點措手不及。從車隊、布置席桌、準備伴手禮、煙酒、接親、上馬席的安排、小到誰放鞭炮、誰撒花等等都要有一個細心的人來操持。這時候就可以看出來了,小王只會撒嬌,不會替小張分擔一些事情。只要是小王的父母有不滿意的地方,小王還會向著自己的父母責備小張。說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情,不容有一點差錯,誰都是結一次婚,決不能將就。

小張忍了很多,終於等到了結婚的那天。小張喜氣洋洋地帶著車隊和一班人馬來到了小王家,從敲門到找鞋,接親的人都很給力,在準備好的紅包數內就順特別是地完成了每個過程。吃過了上馬席,拜過了父母,兩人都準備要手牽手出門時,娘家媽說,讓下面等的人放鞭炮再出門。上面來接親的人趕快打電話給下面的人放炮,可下面的人說,帶來的鞭炮進門時已全部放完了。新娘媽生氣地說,咋辦事的,很多人也起鬨地說,去買,去買。

可誰都知道,高原的6點鐘,天還沒亮,商店都沒開門,而且鞭炮是特控商品,也不是隨便那個小超市都能買到的。雙方都尷尬地立在那裡,接親的人只有5人,娘家人一大屋子,哪裡有接親人說話的餘地,新娘哭的更是傷心,轉身進到了閨房裡,小張跟了進去,沒有幾分鐘,小張出來說,不走算了,我回去了。轉身離去。一屋子的人看傻眼了,都不知所措,接親的人也都跟著離開。娘家人從樓上向下望去,只見人們圍在車旁等待著。娘家一屋子的人出現了前面說的相互埋怨,相互指責的情景。

但最終小王還是跟小張走了。婚結了,但雙方心理的陰影一時還無法散去。小張要讓小王在春節跟自己回趟老家,可小王不去,理由是天太冷,住慣了暖氣房,受不了農村沒暖氣的生活。不到一年的時間,矛盾重重,小王搬回了娘家住,小張提出了離婚。

說心裡話,我對小張和小王都很同情。小張,農村出生,家庭條件受限,父母和哥哥已經儘力了。小張本人也是很賣力氣地操辦婚事,就是出了一點小狀況也是無可厚非的。再說了誰家的婚事都很亂,世界上的婚禮沒有一個固定的模板,都會有很多創意。這些創意也要看當下的經濟和人力,不能一味地追求高大上和完美。

地域不同、風俗不同、家庭經濟條件不同、觀念不同就會有不同的做法和要求。我不贊成我的朋友一家人的作法,在接親的節骨眼上又想起了放鞭炮,鞭炮沒有了就算了,幹嘛還要讓親朋好友起鬨。作為新娘媽也是一家之主了,自己瞎起鬨不說,還讓親戚們跟著起鬨,根本沒有一點控制場面的能力,就不要提過多的要求,即便你認為這是必須的,是你們家族的風俗,那當下不能實現,也要找一個合適的理由搪塞過去,畢竟女兒是你的,不是別人的,你要為她一輩子的幸福著想。

也許娘家人是抱著一種給女兒漲臉或者是想要一個好兆頭,可想法是好的,寓意也重要,這些相法和寓意都是為婚姻添彩的,不是與結婚相對抗的。拿結婚和一輩子的幸福去玩弄寓意,註定是一種失敗,這種失敗不盡輸掉的是婚姻,還有人生。

因小失大輸掉了人生,往後每走一步就會痛苦地想起往事,這種痛苦會纏繞一輩子。別在結婚的小事上糾纏不清,別只看眼前的小事,別只圖當下的爽。戀愛不易,結婚要考慮的事情更多更雜更細。想讓自己的愛情永久下去,那麼從戀愛到結婚,對每個環節都要慎重處理。結婚是終身大事,是兩個不一樣的人結合在一起要過一輩子,很不易的,所以,絕不能有誰吃虧,誰佔便宜的想法。

婚姻不易,且行且珍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