淮陰侯韓信謀反關中時,如果沒人向呂后告密,韓信的勝算有多大?

淮陰侯韓信謀反關中時,如果沒人向呂后告密,韓信的勝算有多大?

淮陰侯韓信之所以被殺,最直接的原因是他謀反於關中,並且謀反計劃被泄露。

留守於關中的呂后和蕭何用計將韓信誆騙至長樂宮,之後呂后便在長樂宮鍾室斬殺了淮陰侯韓信,並在斬殺韓信之後夷了韓信的三族。

如果韓信的謀反計劃不被泄露,韓信應當有很大的概率會成功,就算不能徹底取代劉邦為新的皇帝,也很有可能跟劉邦平分天下。

首先,韓信的謀反並不是淮南王英布那樣的倉促之舉,而是長達多年的布局。

陳豨拜為鉅鹿守,辭無淮陰侯,淮陰侯挈其手,辟左右與之步於庭,仰天嘆曰:「子可與言乎?欲與子有言也。」豨曰:「唯將軍令之。」淮陰侯曰:「公之所居,天下精兵處也;而公,陛下之信幸臣也。人言公之畔,陛下必不信;再至,陛下乃疑矣;三至,必怒而自將。吾為公從中起,天下可圖也。」陳豨素知其能也,信之,曰:「謹奉教!」

韓信被貶為淮陰侯之後,終日悶悶不樂,無時無刻不在思索如何恢復往日榮光。

終於,老部下陳豨得到劉邦的重用,並來向韓信辭行,韓信屏退了左右,給陳豨講了三人成虎的故事,陳豨看看淮陰侯的遭遇,再想想淮陰侯的言辭,最後再回憶一下淮陰侯的能耐,便可知道,淮陰侯韓信為他的謀劃,是有道理的,於是答應了韓信。

從陳豨答應韓信到陳豨謀反,長達三四年的時間,陳豨在外邊精心準備,韓信會在關中混吃等死嗎?肯定不會,也必然是不露聲色地積極準備著。

以韓信的精明和努力,三四年的準備,就算做不到萬無一失,也該有八九成的勝算了吧?

其次,韓信的謀反計劃其實很完美。

漢十年,陳豨果反。上自將而往,信病不從。陰使人至豨所,曰:「弟舉兵,吾從此助公。」信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,欲發以襲呂后、太子。部署已定,待豨報。

對於韓信的謀反計劃,我們必須看到三點。

第一點,「諸官徒奴」是有戰鬥力的,昔日的章邯就是率領「刑徒子」出關中,擊敗陳勝的百萬大軍的。

第二點,襲擊呂后和太子的部署是絕妙的。以「諸官徒奴」的戰鬥力加上韓信傑出的指揮才能,很容易就能擒獲呂后和太子,並控制長安,從而脅迫留守在長安的官吏來控制住整個關中。

第三點,跟陳豨串謀,對劉邦進行內外夾擊,是高明的。由陳豨牽制住出征在外的劉邦,韓信就能迅速地平定整個關中,進而以關中為根據地,和陳豨裡應外合,夾擊劉邦。

我們常說,歷史經常會驚人地相似。

如果沒被泄密,當時征戰在外的劉邦就會遇到舉事之初所遇到的重大挫折。

命雍齒守豐,引兵之薛。泗川守壯敗於薛,走至戚,沛公左司馬得泗川守壯,殺之。沛公還軍亢父,至方與,(周市來攻方與)未戰。陳王使魏人周市略地。周市使人謂雍齒日:豐,故梁徙也。今魏地已定者數十城。齒今下魏,魏以齒為侯守豐。不下,且屠豐。」雍齒雅不欲屬沛公,及魏招之,即反為魏守豐。沛公引兵攻豐,不能取。沛公病,還之沛。

雍齒的叛變,差點斷送了劉邦一生的事業。幸好最後得到項梁的幫助,才得以收復豐邑。如果韓信的計劃沒有被泄露,劉邦必然要面對能力遠強於雍齒的韓信。

而漢十年的劉邦,不但要面對韓信的反叛,還要面對陳豨的反叛,劉邦所能得到的救兵,無非是齊王劉肥、楚王劉交、荊王劉賈、燕王盧綰,而梁王彭越和淮南王英布卻未必會幫著劉邦。

萬一韓信使用劉邦當年使過的招數,對梁王彭越和淮南王英布許以荊楚和齊地,這兩個諸侯王則很有可能會發兵襲擊荊楚和齊,當時的趙地和代地已經被陳豨佔領,若是荊楚和齊還要應對英布和彭越,劉邦的幫手只剩下燕王盧綰了,他二人面對韓信和陳豨,勝面並不大。

所以說,兵仙就是兵仙,即便被貶為淮陰侯,手中無兵,仍舊有很大的翻身概率,而呂后和蕭何也看到了這一點,所以才沒跟韓信硬碰硬。

其舍人得罪於信,信囚,欲殺之。舍人弟上變,告信欲反狀於呂后。呂后欲召,恐其黨不就,乃與蕭相國謀,詐令人從上所來,言豨已得死,列侯群眾皆賀。國相紿信曰:「雖疾,強入賀。」信入,呂后使武士縛信,斬之長樂鍾室。

參考資料:《史記·秦始皇本紀》、《史記·高祖本紀》、《史記·淮陰侯列傳》